"操场埋尸案"背后:杜少平为隐瞒命案送钱请吃打招呼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上述例子充分说明,与公众的沟通是多么重要。多给舆论一些空间,让那里容纳公众的更多真实情感和情绪,也让那里形成官民更多的有效交流,其所产生的最终效果很可能是对官民沟通的帮助大于对社会紧张的推升。实事求是地加以改进,塑造中国舆论场的建设性,这是一个紧迫的课题,也是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前期准备不足的美国,在发现该国医疗物资紧缺后,被指在海外“截胡”其盟友订购的医疗物资。继法国后,德国如今也表示被美国“抢了”物资。

湖北在抗疫初期出了问题,造成了严重后果,必须追责。但是加上后期的表现,湖北整体上要比纽约州要强得多。湖北的人口是纽约州的三倍多,但是纽约州目前的死亡人数就已接近湖北了,到疫情结束,纽约州死亡的人数肯定是湖北的好几倍。事实摆在这里啊,湖北的错误,纽约全都犯了一遍,但湖北的很多官员已经按照正常逻辑黯然下台了,而且一度牵连了中国官方的整体形象。纽约州长科莫反而成了民主党新的政治明星。

近期“截胡口罩”事件频发。法国三名大区主席近日指控美国“用现金”加价抬走法国订购的医疗物资,美国政府一位匿名人士则出面反驳。而同样的事情似乎也发生在加拿大头上。该国媒体曝料称加拿大的物资也被美国调走。总理特鲁多表示“很担心”,已启动相关的调查程序。

目前,德国的感染人数仍在攀升。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全球实时疫情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4日15时22分,德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91159例,死亡病例达1275例。

这些美国政客根本没有真心将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但他们都是表演天才,在舆论场上千锤百炼。他们没干多少正事,但总能够把与公众、尤其是与自己支持者的交流做得很到位。疫情如此汹涌,人们的大量情绪需要释放,得到照料,政客们的绝大部分精力都使到了这里。

不过默克尔强调,现在放松对公共生活的限制措施还为时过早,现有措施将至少持续至4月19日。“现在看到一个明确的趋势肯定还为时过早,而且现在想以任何方式放松我们给自己规定的(限制措施)肯定也为时过早。”默克尔称。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德国联邦参议院参议员安德烈亚斯?盖塞尔(Andreas Geisel)指责美方的行为简直是“当代海盗”。他认为德国政府应该呼吁美国遵循国际贸易准则。“不能这么对待盟友,即便是在这场全球危机中,也不能采用这种‘西部狂野’的方式。”值得一提,德国也曾被曝曾截扣多国物资。3月中旬,德国门兴格拉德巴赫海关还曾以“非法出口”为由,扣下出口美国的一批口罩。

POLITICO新闻网认为,美方因物资紧缺在全球“捕猎口罩”,重现了小说《蝇王》中“孩子们为夺食互相残杀”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