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山区普降大雪 民警战冰雪抗疫情
来源:湖北山区普降大雪 民警战冰雪抗疫情发稿时间:2020-04-05 20:36:36


他认为应给城市贫困户、低收入家庭、失业人群和受影响的复工人员提供消费券。根据地区和月份不同,消费券可以相应地变化,但是重点是要去扶持贫困、低收入家庭和失业人员,提供基本保障。在农村地区,则必须加强社会保障网,提高低保水平,保障基本生活。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他认为,政府的刺激政策需要考虑投资效率,投资项目的选择要以进一步提高生产力水平为依据,虽然政府支持的项目一部分会给到国企,但这次大多数公司无论是国有还是私营企业都会受益。

林毅夫强调,考虑到疫情防控需要常态化和全球金融经济的不确定性,今年勉强去达到5%或更高的增长目标也许不是最好的选择。“在全球经济负增长的情况下,能达到3%至4%的增长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4月5日15时,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发布会,介绍加强医疗物资质量管理和规范市场秩序工作情况,请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司局负责人等回答媒体提问。

近期,针对中国的指责主要集中在“中国原罪论”、“中国延误论”、“中国产品质量低劣论”、“中国掩盖疫情死亡人数真相论”,并称中国把抗击疫情中的对外援助作为开展“影响力外交”、“宣传外交”的工具,想填补美国领导力缺失的真空,怀有地缘政治图谋。

更令人蹊跷的是,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的报道。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它们假借一份“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称,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更有所谓“中国专家”断言称,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

西方反华势力的舆论战套路就是如此:先假借情报机构或专家之口编造谎言,然后发动媒体集中进行炒作。他们不怕被“辟谣”,因为谎言会像病毒一样瞬间传播到全世界。即使最后谣言被拆穿,他们污蔑抹黑中国的目的已达到。

2000多年前的中国先贤荀子曾说:“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说的就是西方某些人。

中国能在较短时间内遏制疫情发展,避免出现众多人员感染和死亡,是因为我们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抗击疫情战略的首位,不惜让经济停止下来,损失数万亿人民币GDP,投入数千亿人民币的资源,集中全国力量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才取得的,而不是靠隐瞒数据、低估死亡人数。因为这么做既无意义,也无可能。用这种手法攻击中国更显得荒谬和无耻!

为保障疫情防控物资有序通关,海关总署成立了专项工作组,强化医疗物资出口工作的组织领导,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等出口医疗物资,严格凭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验放;支持企业通过电子方式提交相关证明;加强知识产权海关保护,坚决查处防疫商品侵权行为;对于出口伪报瞒报、夹藏夹带、以假充真、不合格冒充合格等违法行为依法实施严厉打击。